玫瑰花刺

( ͡° ͜ʖ ͡°)✧

[全职高手][周叶]归一 第四卷 第六章(1)

看哭。很难得的一篇同人文,可以写出为国家大义奉献自己的精神。想起来电影风声:当国家已经危在旦夕,即使是豁出生命,我们也要放手一搏。谢谢44写出这篇文,这是我最爱的全职同人文,没有之一。

楚谓之聿:

=L=幸好我重写了系列……喵喵的之前写的是个什么鬼……


每天都周叶不足,die……


==========


第六章(1)


“呼、呼——”


把手中刚烤出来的饼子来回抛着,女人对着它吹了好几口气,然后迫不及待地一口咬下了几乎一半,烫得她几乎想要将它吐出来,却还是张着嘴吸了几口冰冷的空气,这才草草嚼了几口将粗粝的杂粮饼咽了下去。舌头已经烫麻了,便也没了顾忌,她将剩下的饼子一口气都塞进嘴里,这下才有时间细细咬,很是费劲,可当这饼子全下了肚,她才终于露出了满足的表情,从腰上解了干瘪的水囊下来,晃一晃,就把它注满了水,仰头竟一口不停地喝了个干净。


她用袖口抹了把嘴,突然听得远处有许多动静,闹得格外引人注目。她不是什么乐意管闲事的人,作为一个散户,无依无靠的,还是管好自己更为实际。她蹲在墙根,数着自己今天去猎来的晶核,盘算着可以休息几天不出去狩猎,可过了半小时之后,她发现,这次的喧闹和以往有人闹事不一样,很不寻常。


因为她面前的人都在往那个方向涌动,人们边走边彼此小说交流着什么,神色都有些怪异。她侧耳听了会儿,只捕捉到“征兵”、“加入基地”、“兽潮”之类的字眼。


加入……基地?


散户要加入基地可不容易。基地就那么多,能够容纳的人口也有限。想要享受基地的庇护?很简单,要么给钱,要么卖命——而卖命的,也要看你有没有本事。至于基地里面的税赋,普通人都能缴,能力者还能交不上?只是进去的门槛,太高了。


她显然就是不上不下,要钱钱不多,要多厉害也算不上的那种。只能靠自己去狩猎获取晶核,还能养活自己。


然后,她就又听到一句——


“只要做到了,就能直接加入基地?哪个基地随便挑?!”


显然对方也被惊到了,所以音量拔得有些高,这才让她在一堆乱哄哄的低语中准确捕捉到了这一句。这下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跳了起来,也开始往人群聚集的地方跑去。


“让一下、让一下!”


里三层外三层的,她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有些风系的人飘在上面张望,也有些人用自己的能力搭个高点的台子的。可惜她是水系,在这大冬天搭冰台子肯定犯众怒,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只能拼命往里面挤。挤着挤着,突然觉得不太对,摸了摸口袋,脸色立马变了。


“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敢偷姑奶奶的钱!”


可这么乱,根本搞不清小偷是谁,她只能自认倒霉了。


“别挤了别挤了!好歹让里面的人出来你们才好进去啊!”


这一声让她猛地振奋起来,她一把扯住那人,开口就问:“大哥!到底怎么了?是各大基地在招人吗?”


那人叹了口气:“是啊,可是也太……我打算去东边的那个聚集地看看是不是真的像布告上说的一样,到处都贴了。如果是真的……这也太可怕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的,此时此刻,不仅是此处,所有的散户聚集地,甚至各个基地的每个区,都有人在问着这个问题,人们茫然地互相望着,仿佛觉得这是一个恶劣的玩笑,可布告上最后一页,各个基地的印章,甚至于天级们的联合签名都显得那样正式——甚至三位天级的炼器大师的名字都赫然在列!关榕飞和佟林好歹是在上次兽潮嘉世基地露脸了,霸图杨离的名字完全就是第一次出现在公共场合!


公告内容总结起来,其实就两个字——征兵!


为了下一次兽潮。


那些挤不进去的人都扯着人问,最初,基本都可以得到这样的回答。


“如果是散户,下一次兽潮如果活下来了,可以直接加入基地,哪个基地随便挑选,而且终生不用交税,每个月不用工作就能得到一百颗地级中阶晶核,这也是终生的,还包住所。如果本来就是基地的,也可以再次选择基地,其它条件基本相同,就是钱拿得多一半。而且,如果有直系亲属在世,也可将直系亲属一起带入基地,享受同等待遇。如若战死,亲属待遇翻倍。若无亲属,也可指定一人享受此待遇。”


小基地的可以选择去大基地,可是大基地的人不会变基地,当然也就只有在钱财上享受更多的优惠了。就别说基地选择权和赋税等了,光每个月一百颗地级中阶晶核……天啊,那可是巨款!


瞬间,不知又多少人心动!


可接下来,冷水便泼了下来——


“那也得有命去享用啊……”


的确,要有那个命。因为布告上写得清清楚楚,下一次兽潮,只有天级中阶异兽,数量为最多二百八十七只!


这个数字绝对精准,因为,这是目前叶修通过自己对低阶异兽所形成的情报网统计出来的,全球有能力在三个月之后来挑战自己王位的天级中阶异兽的数目。海洋中无法登陆的,隔海无法游或飞过来的,都不作考虑。


这是什么概念?


在没有天级抗衡的情况下,低等级辅助型能力者使绊子一旦稍有不慎,一只天级中阶的异兽完全可以凭一己之力直接撕开一个大基地的防护口子。而每次兽潮引潮时,天级中阶异兽至多不过六七只,少的时候是三四只。加上天级初阶的,天级异兽最多也就十五到二十只!


这是认真的?怎么会有这么多?低等级的异兽都不兽潮了?


布告太长,等人们读完第一遍的时候,首先的反应便是往前头挤,挤回去,重新看一遍。太过庞大的信息量将他们砸得头昏眼花,许多人都是只听说了只言片语便挤来看热闹,真正看完的,都懵了。


是的,在这样的紧要关头,没有人再去做丝毫的隐瞒。从叶修的兽王身份,到下一次兽潮就是最终决战,还有……战略计划。


“愿意来参加这次兽潮的人……他们都是当之无愧的英雄。我们至少不能让他们死得不明不白,不是吗?”


在布告上亲自签下名字的时候,看着面前宋奇英这半大孩子努力展现出坚毅,却还是难以掩藏无措的双眼,张新杰轻轻地开口。


——无措,茫然。


——谁不是呢?


可他是做决策的人,注定了他再惶惑,也要在这一片杂乱的荆棘中,找出最佳的穿行道路。他做的每一个决定,哪怕只是一个字,恐怕都牵系着成千上百人的性命。不用多去思考,他都知道这次兽潮要付出多少生命,才能去搏一搏那微薄的胜利之光。


可他们都不能后退。


哪怕明知,可以有苟延残喘的机会。


“新杰啊,我一辈子都在小心计算,事无巨细。你们都说我是最擅长将一手烂牌打到极致的人——是啊,因为我舍不得大家死,我恨不得每次兽潮,我从雷霆带出去多少人,就回来多少人,一根头发都不落下。第一年,二百四十三人和二百六十二人,分别归来九十七人和八十九人;第二年,二百六十五人和二百八十一人,归来一百零三人和九十二人;第三年……你看,我全都记得。”


“只是这一次……我恐怕一个人都带不回来了。”


“明明知道只要退一步,我们还可以苟延残喘。可我更知道,只要进一步,就再不会有人去记这些数字!”


“我更不希望,后人读到这段历史的时候,会知晓人们依旧维持现状,是因为我们的懦弱,是因为对一个伟大的人的谋杀。我……不想自己变成一个怪物啊。”


张新杰将笔搁下,起身让开位置,让韩文清坐下。


——仗都没打就开始想退路?


笑话,这可不是我们霸图的风格。


布告贴到了每一个聚集地,哪怕何其偏远,更是贴满了基地的大街小巷。有人看到兽王重现的时候就吓得神魂俱灭,可在看到斗神就是兽王之时,心情的大起大落简直不必细说。人们该有的反应不过都是那些,恐惧在人海中蔓延,他们反复确认每一个字,确认每一个签名和印章。


直到他们终于确信,这都是真的。


基地一度出现混乱,有些人嚷嚷着“真正的世界末日降临”,去打砸店铺,抢夺钱物,打着“没多少天了及时行乐”的口号,绝望的黑云压城,似乎下一刻就能把基地的围墙碾碎。只是这一切,几位战术大师当然早就料到了。基地几乎是在事件出现的立刻就行动起来,二把手、三把手,甚至有的基地是四把手,他们带人来到闹事区域,直接便将领头的当场格杀。


如此决绝果断,让现场安静得瞬间如被真空笼罩。


“根据基地律法,扰乱基地秩序、危害基地安全,严重者死刑。”


他们的话,都基本一样,是事先就准备好了的稿子。


“敌人还没杀进来,我们自己就要把基地给弄垮了吗?知道为什么今天是我来吗?你们知道首领、副首领他们现在在哪里吗?”


“他们不在基地里。”


“此刻,他们正和其他基地的每一位天级组成几个小组,主动出击,深入那些平时我们绝不会踏足的异兽巢穴、人类禁区,去击杀那些天级中阶的异兽。”


“告诉我,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现在是冬歇期,他们本可以给自己放几天假,好好修炼一下,养护武器,甚至去找人喝上两杯。你们说啊,他们现在为什么要去拼命?为什么?”


“——为了三个月后你们面对的天级中阶异兽能少几只!哪怕只少上一只、两只、三只!那些地方有多凶险,你们知不知道?你们敢说不知道?!”


说到此处,就算是早就打好了稿子,他们声音里沾染的几分哽咽,却是真心实意。


“他们没带任何天级以下的人。”


“因为他们还需要我们去焦土高原铸造工事,需要我们保存力量,能够以最好的姿态去迎接下一次兽潮。所以他们没有给自己留下一星半点儿的退路,甚至百花基地伤势未愈的孙哲平,都在队伍之中!”


“他们信任我们,甚至都没有自己出面来召集大家。他们有多少号召力,哪里是我们这种小角色能够比拟的?可他们没有这么做。他们争分夺秒,只为了能够减少我们的伤亡!只为了,你们这些渣滓还能活命!”


“我不指望你们每个人都能参加。谁都知道,这是送死的任务。每一环防线,都是血和肉的长城,我们只能用自己的生命去拖延敌人迈向中央阵地的脚步,哪怕是引得它们来吃我们,在必要的时候,也得这么做!”


“只是你们——你们这些人,给老子/老娘记住了!到时候你们还活着,是用我们的命换来的!你可以不去送命,但我决不允许你给我们拖后腿!当你享受着在我们尸体上长出的果实的时候,记住——我们,从心底瞧不起你!”


到了而今地步,除了送死,别无它法!


有能力击杀天级中阶异兽的人,只有那么多。甚至其中大多数,本身等级上就弱上一筹,还得以弱打强。他们能够同时应付的异兽数目,算到极限,最多也不过在二十到二十五之间。


可敌人的数目却有将近三百。


周泽楷被六只天级初阶异兽同时包围,便已险些战死。这么多天级中阶异兽一拥而上,再强的战士,也绝无生还可能。


所以只有一个办法——


大坝控流。


让天级们面对的异兽数量始终维持在这个数目,慢慢地将它们一只一只地放进来,一一绞杀。


“最好的地点还是焦土高原,”叶修在地图上比划着,给席上所有战斗人员进行解释。这是他们四位战术大师经过商讨之后得出的计划,基本没有阴谋诡计的成分,“它地理位置极佳,从哪个基地过去,路程都较为平均,运输物资会方便很多。而且这里区域广袤,一直了无人烟,却又是我们非常了解的地方,而且有很多沟壑地带,墹地、陷穴多见,只要好好利用起来,可以省去很多挖战壕、陷阱的功夫。我们要做的,就是将这里,全部变作战场。”


他们没有时间去猜疑、指责,连续几日的会议内容全部凝练起来,那便是战!以及,如何战!在叶修兽王身份坐实的当日,霸图基地就被一只天级中阶的老鼠袭击了。这让他们更加明白事情的紧迫,连忙将所有天级、各大基地的高层,甚至对异兽异株颇有研究的张以川团队和银行家唐书森都请来,计划制定如流水一般,立刻就发放到了众人手中。


“我们天级的主战场在这里。”喻文州将一颗红色的大头针钉在了中央部位,“这里是引潮一贯的决战地点,有工事的底子在。然后,就是以此为中心,一层一层围绕它,建立环形防线。每隔二十公里一道防线,一共五层。毎道防线之间,则布上大量陷阱。防线的任务就是控制放进来的异兽数目。压力最大的,当然是最外面的第一环。这道防线最长,且最首当其冲,控制数量主要由它来完成。等第一道防线全数溃败,就由第二道防线结果职责,以此类推。所以他们不需要击杀敌人,只需要做到一件事情就可以了——拖。用尽全力拖住它们的步伐,无论用什么方法。”


“不过这样的作战计划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它只能针对那些乖乖在地上跑的异兽。”肖时钦立刻将弊端也补充说明,“会飞的,还有能挖地道的都可以直接无视我们的防线。不过当然,也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在这里,水生的异兽会受到极大程度的克制。”


“所以我们在这三个月之内,要有目的性地去狩猎。”张新杰将资料一份一份发到天级们手中,上面写好了人员分组情况,还有需要猎杀的异兽目前具体位置,以及通过张以川团队分析出来针对其弱点而展开的最快击杀办法,“首先击杀可能从地底穿行的,它们对防线的破坏能力最大,很可能直接绕到到中间的防线去大肆破坏,而我们还很难掌握它们的动态。其次是有飞行能力的,尤其从那些速度快的开始击杀。最后是那些走兽中杀伤力巨大的,防御型的放在后面。当然,这只是理论计划,能不能在期限内杀这么多,很难预判,我们只能一步一个脚印来。”


叶修看了一眼台下的每一个人——


皇风田森,三零一度杨聪、许斌,烟雨楚云秀、李华,呼啸唐昊,雷霆肖时钦,临海赵杨,目前无所属的孙翔,百花孙哲平、张佳乐,兴欣方锐,微草王杰希、李亦辉,蓝雨喻文州、黄少天、于锋,霸图韩文清、张新杰、林敬言,轮回江波涛和……周泽楷。


“交给你们了。”


他郑重地道。


“保重。”


===========




唔嗯……解释一下,关于天级们,基本上都是选了参加全明星的那些,新生代都不算在里面,已退役的基本没算入(已退役的其实可以基本默认为已战死?)。至于李轩和吴羽策……好吧我是故意的。而且李轩不是实力不够,之前也写过,他是在冲击屏障的时候为了基地安危错过了最佳机会。




虚空可以一直没有天级,但不可以一秒没有双鬼。




虽然这不是原文,可真的太喜欢这句,大概就是想表达一下这点。而且阵鬼的能力,最适合的就是在五道防线上做拖延任务。




这是一场关于人性的较量和博弈。我希望在这灾难里,展现出他们人性最大的光辉。团队合作,牺牲,个人成长,友情亲情爱情,我都想写。我不知道自己笔力够不够,但我还是想挑战一下。所以最后的大高潮,是全员描写。周叶单独的戏份,虽然会有所侧重,但不会占绝对,在此提前说一声抱歉。




=L=认为周叶两人会啪啪啪三个月的,你们醒醒。有那个功夫,周泽楷都杀了好多天级中阶异兽了。你们不在乎老叶的腰,也要考虑一下小周的肾啊!!!!



评论

热度(904)